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喻文州个人向】蔚蓝


送给喻队的贺文w
训练营部分有捏造,不要较真w

喻文州个人向,喻黄友情向,无cp



——————————————————



喻文州像一片大海,微笑着包容。


他上学时学习不错,人缘也很好。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认不认同,他也总是笑着。

喻父是一个很古板的人,可他对自家宝贝儿子也是非常满意。这样的喻文州简直就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就像拍在岸边的晶莹浪花,被人赞美。


喻文州从小就是一个有主见的人,从明天穿什么到周末怎么安排课余时间都有一小计划,每一步要怎么走,都在他的把握之中。


于是,那个夏末,喻文州从八人一间的学校宿舍搬到了两人一间的蓝雨青训营。


平时一起打游戏的同学说:“你要做职业选手吗?那可不容易,你看看叶秋……”

游戏里的朋友开玩笑说:“那你可要练练手速,不然……”

喻文州一一微笑着点头。


喻父看着面前早已高出他许多的儿子,喻文州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说“明天中午吃白切鸡”一样平常——即使他知道,能不能成为职业选手还不一定——喻父了解儿子,知道一旦是他自己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

喻父抬头看着喻文州深深的双眸,那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涌动,反射出不一样的光芒。

“这是你自己选的路,你有把握吗?”

“我没把握。”喻文州抬头,像是有些不安,深如海洋的双眼却闪烁着波光,他深吸一口气,“我这一辈子,可能就只做这么一件没把握的事……但如果,如果这件事是去打荣耀,去做职业选手,我……”

“我不懂你们年轻人的那一套,如果你没能成为职业选手,就回来老老实实读书。”喻父打断喻文州的话,道。

父子俩隔着矮矮的茶几对视,好像隔了一了二十几年的时光。

喻文州垂下眼睑,遮住眼里的神色。他听起来好像是轻轻笑了一声,然后说:

“是,我会成为职业选手。”


小船从港口起航,绕过礁石,缓缓驶向了那片真正属于海洋的蔚蓝,属于喻文州的蔚蓝。



喻文州承认,那句话,其实只是脑子一热更像是愿望一样的承诺。

喻文州知道成为职业选手不容易,青训营里的少年,哪个没有点技术?他想起来入营那天,他攥着自己的术士账号卡来参加考核,副队长方世镜笑眯眯地说:“喻文州,是吧?啊,职业是术士啊——这一批里只有你一个人是术士。”

喻文州的战术满分,却输在了手速——他知道自己手速不能算快,在普通玩家里也只是中等偏上,但是再加上他出色的意识和预判,应付他们也是绰绰有余。

果然这是青训营,这里的人,说不定哪一天就出道、成为职业选手了。



周末训练营休息,只有几个人还留在这儿。

喻文州又做完一组手速训练,看着屏幕上的分数,比刚入营时提高了些,却依旧不尽人意。

喻文州想起每次考核,每次考核,他永远都被手速拖了后腿,擦着及格线“低空飞过”,每次都正好留下来。同一批的少年们给他起了个不怎么好听的外号,叫他“吊车尾的”,喻文州也懒得反驳。

反正他们说的也是事实啊。


他的柜子里锁着几张整整齐齐的成绩单,无一例外地都是最后一名,而第一名永远是黄少天——那个职业是剑客的……话痨少年。喻文州有时候会想,如果可以把那个叫黄少天的人PK时用来打字的多余手速分给他,那他说不定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喻文州靠在椅背上给自己做手操,然后又打开前几天新建的文件夹,里面是一些杂七杂八的资料,他点开那个名为“术士”的文件夹,里面只有一个文本,是他最近针对魏琛的账号卡索克萨尔的银武——灭神的诅咒做的一些分析。

最近魏琛的状态有一些幅度不大却令人担忧的下滑,喻文州敏锐地注意到,心里不禁涌起了一点想法:魏前辈的职业是术士,魏前辈的状态在下滑,魏前辈......魏前辈如果退役了,而自己又是训练营里唯一的术士,也许,也许他就有机会碰一下那张索克萨尔的账号卡了。


喻文州摇摇头,有些自嘲地笑了。魏琛对他的态度并不好,他差不多可以猜出来是为什么,毕竟谁看到一个同职业的年轻人跟自己在同一个战队都不会好受。那一瞬间喻文州为自己感到羞愧,他居然在希望前辈退役,好让自己接替他吗?他有些不能忍受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荣耀职业联赛的第二赛季,百花战队在两个核心——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带领下,一路杀进季后赛。蓝雨同样也又一次挺进季后赛。

季后赛第一场,蓝雨对百花。

场上孤立无援的索克萨尔,最终是在百花缭乱的光影掩护中被落花狼藉近了身。

胜负已分。



蓝雨对百花的比赛输了。喻文州躺在床上想着,如果场上是自己……

如果是自己。

喻文州叹了口气,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再爬起来准备出去。室友被他惊醒:“喂,大半夜的,你去哪儿?”

“训练室。”



喻文州一个人坐到电脑前,脸上没什么表情,不想再看荣耀,于是干脆登陆了QQ。初中时的好友有的还在熬夜写作业,也有老早就睡觉等着第二天去学校补的,反正都沉醉在学习中。

有个学习不错的好哥们发了动态,叫苦连天地埋怨老师不近人情,喻文州笑着随手点赞。

结果立马收到那哥们私信一条:“在训练营怎么样?”

喻文州勾起嘴角笑了笑,犹豫了一下,动动手指回了个“挺好的”,有些敷衍。


其实一点都不好。很累。特别累。喻文州想,如果自己还留在学校,说不定也正在挤挤挨挨的宿舍里,热得满头大汗地边写着作业边和室友一起给老师起外号。


是了,如果不是荣耀,他也是平凡无奇的一名学生而已。

但是……想要放弃吗?好像也没有那种想法。喻文州难得沮丧地趴在桌子上,如果说刚来时只是心里没底,现在在训练营里呆了这么久,见了这么多天才少年,他才是真的没有把握了。

虽然运气很好,一直都能留下来,可是要想当职业选手,光靠运气肯定是不行的啊。



那天魏琛突然来到训练营,要给少年们打指导赛。

黄少天拉着魏琛一连PK了三场还不过瘾,每次都差一点取得胜利。黄少天不肯服输,非要再来几场。魏琛看着黄少天,目光有些复杂。

喻文州照例排在最后一个,不争不抢,心里默默紧张。他敏锐地意识到,这也许是一个机会,是一个转机,是一个让魏琛真正能够注意到他的机会。

最后,喻文州站到魏琛对面,对上他复杂的目光。

“请前辈多指教。”



喻文州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悄悄松了一口气。他做到了,连黄少天都没能做到的事,他做到了。

喻文州用完美的节奏和精准的掌控掩盖了他迟钝的手速,一旦打乱了魏琛的节奏,技能就接连不断地使出,CD表井然有序,就这样一轮又一轮,他打败了魏琛三次。

从来没有被人正视过的喻文州,终于露出了他的锋芒。


那片蔚蓝的大海,突然涌起了汹涌的波涛,海风呼啸,露出它真正的模样。



荣耀职业联赛的第四赛季,蓝雨进入了双核时代。

夜雨声烦与索克萨尔,剑与诅咒。
喻文州和黄少天,蓝雨的基石和利剑。

第六赛季,蓝雨问鼎冠军。

喻文州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他依旧是硬伤的手速和对全局的精确把控,被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


那片蔚蓝的大海,反射着耀眼的光芒,一望无际。


多年后,喻文州早已退役。采访时被人问及当初休学来打荣耀后不后悔,喻文州笑了。

他的笑容很温暖,语气也放的温柔:“当时我心里没有一点把握,只是想如果我一生就只做这么一件没有把握的事,但如果这件事是去打荣耀,去当职业选手的话,我不后悔。”


是的,从来没后悔过。





End

送给全世界最好的喻队w

2.10生日快乐ww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