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叶张】找到你了(2)





2
张新杰抬头看了看漆黑夜空中的月亮,只剩下一条几乎看不见的月牙,散发着暗淡的光。

那个男孩猜的一点没错,张新杰,是一条美人鱼。今天是他上岸后第二个月的最后一天,也是他决定回到海里的日子。

美人鱼故事里那条在晨曦中变成泡沫消失的美人鱼,张新杰也是认识的。只不过,真实的故事和童话里相去甚远,美人鱼回到海里后,她握住了王子的手,带走了王子的记忆,一个人回到海里后,就再也没提起过岸上的人或事。

美人鱼从小就被告知,不能因为爱情上岸,而擅自上岸的美人鱼自从鱼尾变成双腿的那一刹那,心脏就会逐渐僵硬——除非美人鱼心爱的人也爱上她。

张新杰忍不住抬起手覆在自己胸口,那里已经几乎感觉不到心脏在跳动,寒意席卷着他渐渐僵硬的双腿。

他小心翼翼地沿着海岸线走,脚边就是能让他缓解这些可怕感受的海水。但张新杰还是认真地擦着海浪的边缘走过,每一步看起来都有惊无险。

其实张新杰并不是因为一个人来到岸上,他自认为是一个不怎么愿意冒险的人——所有的事情都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每一步落下的方向都有预定好,每一个令他不安的因素都被排去。

但那个男人是个意外。


张新杰有一个弟弟,才十岁大——这在美人鱼中简直像还没上幼儿园的小孩子,很多事情都不懂,却又胆大得令人担忧。

张新杰对弟弟很好,有时会趁长辈们不注意,带着自家弟弟悄悄游到临近海岸的海面上,给小家伙看看陆地上的世界。

本来是风平浪静的一天,张新杰带着弟弟来到海面上,却看到了一艘庞大的船缓缓压了过来。

张新杰是从小听长辈们的训诫长大的,听过无数类似的话:“海盗是很可怕的”“一旦看见了美人鱼就会把他们抓走”“他们为了珍珠而折磨美人鱼”……

船上迎风飘扬着一面旗帜,火红的标志和下面两个大字——兴欣映入张新杰眼中。

“快跑——赶紧回深海去——”张新杰一把把弟弟推向深处,却被扑过来的海浪和慢慢撞过来的大船推向岸边。

等他再醒来,他正躺在温暖明亮的火堆旁边。

等等,火?

张新杰逼迫自己混沌的大脑清醒过来,才发觉了不对:海底用的是夜明珠,哪里来的火?那么自己……

“喂,你醒了?”一个慵懒的声音问道。张新杰向那边看去,是一个船员模样的人,身上穿着统一的制服——只不过外套已经盖到了张新杰身上。

张新杰眨了眨眼,难得地混乱了。

“我说你啊,怎么会自己跑到海里呢?身上还一件衣服都没有——”那人看出来张新杰的窘迫,解释道,“海边温差是很大的,如果你不穿一件衣服,很快就会生病的。”

“谢谢。”张新杰清了清嗓子,才努力挤出来一句话。

“先喝口水吧——”那人把身上带的水壶取下来递给他,“我是叶修,今天我们船队刚到这个海域,这几天都要在这里停靠——你真应该感谢我们船队今天在这里靠岸,不然你一个人昏倒在海岸边,涨潮了会被带到海里的。”

感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我就不会莫名其妙来到岸上了。张新杰面无表情地默默腹诽,看着叶修往自己脸上贴金。

张新杰不搭话,叶修也就没什么好说的,默默离火堆近了些。其实张新杰是第一次上岸,尾巴刚刚变成腿,比其他感官敏感得多,此时气温下降,张新杰觉得腿都要冻僵了。

但是……火堆旁边好像又很暖和……张新杰不情愿地往火堆边挪了挪,把光裸的腿凑得更近些。

叶修敏锐地察觉了他的小动作,道:“你的裤子呢?被海水冲走了么?腿是不是很冷?”

张新杰默默点点头,几乎要把双腿贴到火边了。

“别离这么近,会烧伤的——”叶修想了想,把自己身上的衬衫也脱掉,轻飘飘蝈到张新杰腿上,“我的船上有裤子,我去给你拿一条?”

张新杰看着男人光裸的上半身,小声“嗯”了一声。

叶修起身要走,又扭过头来叮嘱张新杰:“你不能走啊,一定要在这儿等我回来!千万不能走,知道了吗?还要小心别离火那么近,别被烫着了。”

张新杰一一应下,叶修才走远了。

张新杰目送着叶修离开。他不得不承认,看见叶修的那一刹那,心脏就仿佛被什么抓住,狠狠地抽搐——那一瞬间的僵硬,微不可察,却依旧预示着什么。

他有些迷茫。是因为他第一次见到人类,还是因为……因为他居然对这个人类,这个男人一见钟情?

他不敢细想,这让他感到恐慌。那个男人……叶修说还会回来。然后呢?难道他会在这儿陪着他一晚上吗?还是把他带到船上?

张新杰微微起身,叶修还没回来。他匆匆披上那人的外套,将他的衬衣叠好后离开。


离开了他两天,从没将一颗心给过他人的美人鱼终于惊慌地发现,那个男人,那个叶修,他爱上他了。


于是心脏开始僵硬。

评论(12)

热度(30)

  1. 胥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