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叶黄】迢迢(3)


将军叶x皇上黄




那个清晨,黄少天被迫起了大早,颇为不情愿地穿上厚重的衣服,一面打着哈欠一面被自家父皇提到马车上。

然后两人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再次见面。叶修垂着脑袋现在叶父旁边,显然也是被刚刚叫起来,头发还乱糟糟的。叶秋倒是很精神,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叶父拉过黄少天,给兄弟俩介绍计父拉过黄少天,给兄弟俩介绍:“这就是黄少天,以后他和你们同吃同住,你二人切莫欺负天天。”

叶修努力睁大迷离的双眼,看清面前确实是那个熟悉的小男孩儿,正一脸严肃地打量他,于是揽过小孩儿,道:“爹,皇上,我和少天早就认识啦!然后又像模像样地冲两个大人行礼,拉着黄少天一溜烟儿跑回自己的屋子,不由分说把自己扒得只剩里衣钻进被窝里,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喂,你别睡啊,这什么情况?我说你……喂!”黄少天爬上床,把叶修从被子里捞出来,“我们总共就见了两次面,今天也仅仅是第二次,你就让,让我跟你睡觉?”

黄少天脸红了红,又自觉没错,挺了挺小胸板道。


“喂,我说你想到哪了?你也是被黄叔叔叫起来的吧?困不困?”叶修翻了个身,懒洋洋地瞥了黄少天一眼,把自己压着的被子分出一半来,“只有一条被子,盖不盖?”

黄少天耳尖泛起粉红,转过身背对着叶修躺好。




黄少天觉得近日自己越来越容易出神了。好像叶修走了以后,他就没有了支撑。

年轻的皇上努力把自己的思绪带回面前的奏折上。今日来宫里也流言四起,传言说嘉世副将军刘皓谋划策反,也有说叶修要带领嘉世谋反,自己做皇上。


黄少天摸摸自己身上的龙袍,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嘴角。他何尝不知道有多人想要当这个万人之上的皇帝,又何尝不明白自己根本不适合当一个九五之尊。他从前没想过这么多,以为就算如何都有父皇撑着,再不济也还有头上的一堆哥哥和叶修帮他。

他最初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当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和叶修一起征战沙场,金戈铁马为国效忠。可是在他十五岁那年,一切都变了。


那日黄少天生日,皇上卧病已久,将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幼子唤到身边,道:“这皇位,依朕来看,还是交予你罢。”

“父皇……我……”

“你出生时天下太平,所受教育比你的几个哥哥都好上许多,你又从小在叶府长大,兵书也读过不少,又与叶家关系甚密,也可帮到你不少。”

“是……”黄少天自知此事拗不过父皇,衣袖下的拳头紧紧握住。


入夜。

“我本不想做这个皇帝,可父皇……”叶修眯着眼看着坐在对面的黄少天些许瘦弱的肩膀,叹了一口气。

黄少天趴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敲石桌,醉眼迷离地看着对面的人。

“我本不想做这个皇帝。我有那么多哥哥……父皇偏偏选了我……”

“少天,你醉了。”叶修又叹口气,摸摸黄少天的软发。

“我没有……你知道我想做一个将军吗?骑马打仗的那种。我想和你一起征战四方……老了以后游山玩水……你知道吗?”黄少天抬起头,看着叶修,“现在都不可能啦。”

“官场上的事,我怎么应付的过来……”黄少天说着,又灌了一碗酒。

“少天,别喝了。”叶修把黄少天手里的酒杯夺走,“太晚了,回房吧。”


黄少天不依,靠在栏杆上睡去。

叶修起身给他披上自己的外袍,轻轻抚摸他微微皱起的眉头。



这样瘦弱的肩膀,以后怎么扛得起那么多风雨?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