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叶黄】迢迢(2)



果然没管住自己开坑的手(。
前篇戳主页




叶修已经不记得自己打了多久,脑子里浮浮沉沉都是干戈相撞的嗡鸣声。

鲜血在他眼前飞溅,分不清面前的人是谁,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清脆明亮的:“如果你上了战场,要活下来啊。”

要活下来啊。


叶修抹去嘴角的血渍,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仿佛被抽了筋骨一样,倒在被白日的阳光晒得温暖的沙漠上,远处还能听见军队回营的马蹄声,叶修努力地支起头望去,分不太清是敌是友。

不过也没什么分别了。叶修又一次躺在沙丘上。


叶修是嘉世的大将军。或者说,曾是嘉世的将军。

他知道副将刘皓看不过他,这次的谋反也许早就计划好了,上次他率兵出征,受了重伤,其中也许还有刘皓的功劳。

彼时叶修不是没有察觉到,只是没想到刘皓会做的这么狠。他和外邦勾结,将叶修和他的亲信追杀到如此狼狈不堪的境地,现在叶修和与他一同被挤出军队的将士们完全失去了联系。这必定也是刘皓出的主意。

看来嘉世是容不下他了吧。


叶修艰难地抱着僵硬的胳膊,顶着大漠的狂风找到一块大石头,绕到背风处就失力一般贴着石头滑下去。

深夜的大漠很美,有影影绰绰的沙丘和远处的点点营火。他抬头看看夜空中的圆月和闪烁的星光,想起那一双同样明亮的眼睛。


叶修的父亲也曾是一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武艺超群。闲时便亲自在家教导叶家双子,叶修喜好舞枪弄剑,学得认真。他弟弟叶秋不如他有天赋,总是落他些许。

叶修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时,场面曾一度些许尴尬。彼时叶修正揪着隔壁府上千金的小辫,小姑娘疼得直叫,叫声引来了他弟弟叶秋,叶秋便一副大人样地斥他:“哥,你赶紧松开人家,男女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小心我回去告诉父亲!”


叶修就挑挑眉毛,屈服于自家弟弟的威胁,刚把弟弟哄走,就从街口拐出来一个比他低半头,身着绸缎的男孩,瞪着自己的大眼睛怒视他:“喂!你欺负女孩子,算什么男子汉?”

叶修吐吐舌头:“嘿,小孩儿,你是哪家公子啊?我请你吃点心,你别告诉我弟啊。”

男孩撇撇嘴,梗着脖子不答话,眼睛却已亮了起来。叶修自是没有放过那丝光芒,挺自来熟地揽过男孩肩膀往大路上走去:

“小孩儿,你叫什么?”

“我才不是小孩儿,我叫黄少天!”

“好好好,我叫叶修。走,我带你吃好吃的去!”


叶修七拐八绕地带黄少天钻进一条小巷,站定在一家卖煎饼果子的小铺前。

黄少天:“……本少爷跟着你走了这么远,你就带我来吃这个么!”

叶修揉揉他的头:“这你说的就不对了,你一看就没尝过这些市井小食,我带你来开开眼界。”说罢又熟稔地冲老板娘说,“来两个煎饼!”


结果这次“请客”以黄少天自掏腰包结束。叶修理直气壮地揉着黄少天软软的头发,道:“我又没有想到出门还会花钱,没带钱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黄少天相当气愤地拍掉他的手:“你其实就是想让我请客吧?还有,不要再用手摸我的头!”

叶修哈哈一笑,牙咬紧煎饼,腾出两只手来狠狠地揉揉黄少天的头发。



深夜的沙漠越来越冷,远处营火和喧闹声好像离叶修越来越远。疲惫不堪的将军从回忆中醒来,所有的思绪和感觉都仿佛被剥离而去。

他蜷缩在石头后面昏睡过去,怀里抱着被仔细包裹起来的战矛。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