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叶黄】迢迢(1)



我来还点文啦(无力。



将军叶×皇上黄
私设+ooc

历史差,仅供娱乐,千万不要代入任何一个朝代!



“皇上,臣以为,此次外邦进犯声势浩大,当派出叶大将军应敌才可反败为胜啊!”

朝堂上顿时一片哗然,为首的丞相不急不缓地说完,又向高坐在龙椅上的皇上作了一揖,面不改色地听身后文武百官们窃窃私语。

“不曾想边疆战事竟已如此紧张,还需派叶将军出战。”

“是啊,只是这次外邦来犯委实规模宏大,不知叶将军一去还能否凯旋。”

“说到这叶将军,怎的他今日并不在朝堂上?”站在后排的小文官微微侧了身子,询问身边的人。

“叶将军素来不喜早朝,就连商议政事也要等皇上下了朝私谈,真是……”

“皇上与叶将军从小一块长大又师出同门,关系亲近,便也由着将军去了。”

小文官点点头,就抬头看向龙椅去,不再吱声。



皇上抬抬手示意安静,朝堂内便鸦雀无声。

“丞相此言有理,外邦三番五次来犯,我军节节败退。边疆若是失守,外邦侵入中原腹地岂非易如反掌。如此想来,的确当派叶将军出马,护住边疆才是。”

皇上朗声道,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脸上却半点血色也无。

“陛下……听闻叶将军仍身负伤痛,不知……”一位身材挺拔的大臣站出来,瞥了一眼嘉世军队队首空出来的本属于将军的位置。

“无妨。”皇上微不可察地皱眉,打断他的话,“通知叶将军,择日出征。”

“……”



黄少天从床上坐起身,周围空空荡荡的,偌大的屋子里只放置了一张床榻和离得远远的桌椅,还有贴着墙壁摆满了书籍的书架。

再没有别的东西了,空空荡荡的黑暗寝殿,就像年轻皇上的心一样,给他带来恐慌。

黄少天披着明黄色的绣着龙的披风,努力探过身子点燃床边的蜡烛。

温暖的火苗倏地亮起,照亮黄少天湿润且迷茫的眼睛。

他知道他又梦到那一天了,他把上次出征刚回来,身上伤都还没好全的年轻将军再次派上远离皇城的战场,去应战来势汹汹敌人。

黄少天觉得自己亲手把他的师兄推入了绝境。

又或者说,他觉得和他的关系绝不止那么简单,不只是师出同门的师兄弟,也不只是皇上和将军。这样的想法令黄少天更加惊慌。

黄少天揉揉眼睛适应了亮光,从瓷枕下摸出一封信,是他熟悉的字体。

关于他的那位师兄叶修,他偶尔也会想要更多。可是,他是皇上,黄少天告诫自己。

叶修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可以将这些不齿于人想法隐藏的很好,他们像任何一对兄弟一样练练剑,谈谈政事。可一旦叶修要离开去战场,这些想法就不由地满溢出来。

他不想让叶修一个人去出生入死,他害怕他会离开他。


黄少天没有拆开信封,信里的一字一句他都记得。黄少天只是定定地看着信封上俊逸潇洒的两个字。

叶修。



tbc

写得好累_(:з」∠)_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