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喻黄】暖手

【喻黄】暖手

临时脑洞大开赶出来这一篇,ooc到飞起






G市下雪了。

对,你们没有听错。四季如春的G市下雪了。

黄少天作为一个土生土长且除了比赛没出过省的人,第一次在G市见到了雪。


那天早上,黄少天照旧套上卫衣就准备往食堂跑,打开宿舍大门就撞到一个柔软的怀里。

嗯,这手感摸着不错。黄少天抓住那人的手臂捏捏。

嗯?这是……羽绒服?

黄少天错愕地抬头,正是穿着轻薄羽绒服的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脸颊微微泛红。

黄少天又摸了摸喻文州的衣服,确定他的确是穿着羽绒服之后,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

“队长,你是不是发烧了?你怎么穿这么厚!你肯定是发烧了,脸都红了!来来来我给你找点药!”

说着就把喻文州往屋里让。

喻文州轻轻喘着气跟他解释:“……少天,我没生病,刚才我从楼下跑上来的。”

哦。黄少天懂了。他的宿舍在四楼,任谁都不可能跑上来还脸不红心不跳的嘛。

“干嘛?这么急来找我?不会是经理要给我加薪?要不就是研究出新银武了?”喻文州眉毛好像跳了跳,黄少天终于正色道,“说吧,是不是想你的副队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手指弯起来不轻不重地在黄少天脑袋上弹一下,说:“都不是——少天,外面下雪了。”

黄少天正夸张地捂着额头,呲牙咧嘴:“哎哟,队长你怎么这——什么?下雪了?”

喻文州笑着点点头。

黄少天突然蹦起来,兴高采烈地嚷嚷:“真的?哈哈哈下雪啦哈哈哈哈,我大G市终于下雪啦!”

喻文州往门外让出一条路,黄少天立刻不见了人影。



俱乐部大门口蹲着三个人,大老远就听见黄少天的欢呼声。宋晓一拍手:“看,我猜对了吧?队长就是上去叫黄少了!”

徐景熙捏好手里的雪球,跟刚才捏的摆到一块儿,一点都不认真:“好好好,你真厉害。”

郑轩又哈一口气暖暖手,抬头看黄少天乐成一朵花:“……黄少没穿厚外套啊?”


黄少天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穿着薄薄一件卫衣就跑出来是相当不明智的选择,可是没什么能阻挡他的玩雪热情。

“喂!宋晓!郑轩!徐景熙!别蹲到那儿了!来来来咱们来堆雪人!”黄少天冲挥挥手,大喇喇地露出一小截腰,又被冻得赶紧缩缩脖子。

徐景熙挑眉看向宋晓:“这跟你说的不一样哦?黄少根本不打算打雪仗嘛。”




十分钟后,喻文州从衣柜里好不容易翻出一件厚点的外套,悠悠闲闲地来到食堂,果然看见黄少天四个惨兮兮地围着一个小太阳暖手。

黄少天举着自己冻得发红的两只手,凑到郑轩面前,作势要往他脖子里塞:“来来来给本剑圣暖暖手呗!我这手打一场比赛二十万上下呢,给我暖手可是你的荣幸哟郑轩!”

郑轩一边感谢“亚历山大”一边躲开,黄少天又凑到徐景熙和宋晓旁边,继续把冰凉的手往人家脖子里塞,看着二人的惊恐反应笑得合不拢嘴。

黄少天一扭头,看见喻文州现在食堂门口冲他招手,手里抱着他那件压了多年箱底的厚外套。

黄少天颠颠地跑过去,跑到喻文州面前笑嘻嘻地把两只手往他脸上贴:“队长队长,快给你的副队暖暖手!你的亲爱的副队要是手冻坏了,那蓝雨可就要穷啦!队长快救救你的亲亲副队——”

黄少天的手突然被抓住,放到一个温温热热的地方,吓得他瞪大了眼睛。

喻文州一只手掌抓住黄少天的两只手,微微探出头,把他的手紧紧贴在自己光滑的脖颈上,另一只手给黄少天罩上外套,轻笑一声:“好,给我的亲亲副队暖暖手。”




这个梗的出处就是我们这下大雪,我跟个傻逼一样看着那些小情侣互相暖手,而我只能自己给自己暖。
哦。
怨念。


评论(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