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喻黄】想要跟上你(27)




45.
喻文州焦躁地在候机厅里敲着笔记本,文档里的内容却一点儿没看进去,过几分钟就要看几眼旁边的航班信息,依旧是红色的“航班延误”。

他面上无波,只有漆黑的瞳孔里透出一丝不耐烦。他摁亮手机,屏幕上还是半个小时前发送的信息:“航班延误了,不用来接我了,早点睡。”

黄少天还没有回。

喻文州重重地叹口气,揉揉胀痛的太阳穴,疲惫地闭上眼睛。



黄少天胯间裹着块浴巾,热气腾腾地从浴室里出来,蓬松的棕发终于服服帖帖地贴在头上,往下滴着水。

他扯过搭在椅子背上的衣服,利落穿上,捋了一把还在滴水的头发,犹豫了一下,才从抽屉里找出吹风机老老实实吹头发。

本来黄少天跟所有男生都一样,头发短嘛,自然风干就行啦。结果和喻文州住了一个星期,喻文州发现他总是洗完头不擦干就回去睡觉,就说这样容易感冒,给黄少天买了这个吹风机。

吹完头发,黄少天才闲下来,坐到床上看手机。喻文州发来的短信明晃晃地挂在锁屏上,他气呼呼地给喻文州打电话,黄少天撇着嘴:“那我不是白洗一次澡吗?不行不行,我当然得去接你了!”

黄少天怕喻文州不同意,扯着嗓子向客厅喊:“郑轩!我晚上出去不回来啦!”

郑轩立刻不客气地堵他:“你千万别回来!”他怀里的小狗配合地“汪汪”两声。

“听见没,他们一人一狗要赶我出去诶!我除了去你家就无家可归了,你忍心看我流落街头吗?”黄少天一边冲郑轩点赞一边向喻文州控诉。

那头的声音温和中带着点笑意,回他:“我不是给过你钥匙吗,回家等我。”

黄少天同意,挂掉电话以后果然在前几天穿的外套里找到了钥匙。

郑轩在一边打趣他:“哟,你这是要把自己送上门去?等着被吃干抹净呢?”

黄少天翻个白眼:“我到底哪里不攻了?”

郑轩认真地打量他一遍:“哪里都不攻啊。”

靠。黄少天“砰”的一声甩上门。




————————————————
如果不是因为手机没有流量附近没有WiFi同学热点没有密码你们是不会看到这一更的。

沉迷阴阳师

顺便又想开个喻黄短篇了
求梗求梗求梗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