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喻黄】手机导航(3)



前文戳头像



黄少天在喻文州手机上已经住了一个多月了,在喻文州多次开发后,软件的功能越来越全,导航的基本功能不变,但因为黄少天的要求,喻文州又在导航的基础下增加了小吃推荐选项和运动计算功能。

运动计算可以计算出这一天运动所消耗的路程和卡路里,被黄少天用来监督技术宅喻文州的运动量。

喻文州只好在黄少天的威逼下答应每天早饭前晚饭后再跑步三公里。这个要求刚开始让喻文州可吃苦不少。


这天,喻文州依旧吃完晚饭带着手机去跑步。最近他越来越离不开手机了,准确的说,是离不开黄少天了。

黄少天的声音很响亮很有特点,喻文州戴着耳机,听着听着就忍不住露出笑容。

G市的天变得很快,喻文州还在往家跑,天就阴沉了下来。黄少天一惊一乍地叫着:“哎呀呀,天黑的这么快不会下雨吧!”

喻文州晃晃手机:“应该不会吧。”

当天边最后一道晚霞被阴云彻底压下时,这边就开始下雨了。G市的雨都是雷阵雨,声势浩大,其实下一会儿就没事了。

但这个“没事”显然不能用在喻文州身上。喻文州出门前完全没有预料到下雨的情况,瞬间就被进了个精湿。

黄少天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雨,兴奋的不行:“文州快看,看那道闪电——”

喻文州看见前方不远处劈下的那道耀眼的闪电,却没听见耳机里黄少天的下文。

雨水顺着手机滑下来,喻文州的脑子像是被闪电一同劈到一样,愣愣地看着黑屏的手机。

手机进水了。

喻文州终于注意到这件事。他的手机进水了,直接关机。如果再不做好处理的话,电路板就会烧坏,这部手机就基本报废了。

喻文州对手机太了解了,一瞬间就想到了所有可能引发的后果。

此时喻文州已经进了小区大门,周围没有任何可以避雨的地方,就算躲到树下也是完全不可能的行为。

喻文州几乎是狂奔着回到家。

进门,喻文州连鞋都没有换。

开机,这是喻文州掏出手机的第一个反应。

手机没有反应。喻文州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试图打开手机了。

事实上喻文州一直理智地知道不应该强行开机,只是那一刻感性战胜了理智。

喻文州面上无波,利落拆开手机盖,扣出电池,用吹风机对着电池猛吹,把电池吹干。

听着吹风机呼啸的风声,喻文州的紧张终于有所放缓,让他有心思想想自己刚才的反应。

一个手机而已,喻文州的财力不至于担心一个手机。

是因为手机里的东西吗?没来得及拷到优盘上的内容?那只是简单的技术整理,喻文州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再整理出一份更详尽的。

除了资料,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吗?

没有了吧。可是,真的没有吗?

喻文州开始仔仔细细地回想手机里的内容。脑中好像出现了一个答案,看不太清的答案。

是了,大概是那个导航小样吧。那个软件还没有最终成型,但确是技术小组的努力成果。

不对,不是这个原因。没有成型是显然的,但喻文州的电脑里有一份备份,不会是因为这个就失了方寸。

脑子里的那个答案呼之欲出了。喻文州呼吸一窒。

黄少天。那个软件里随机出现的导航人物。那个啰啰嗦嗦的小话痨,那个有些棕色头发,总是灿烂地笑着的黄少天。

喻文州茅塞顿开。这种时候会想起黄少天,会这么慌乱地担心他,其中缘由不必点出,喻文州也清楚。

他不是没有意识到这种感情,但喻文州从来没有承认过这种感情。对一个软件人物产生感情?这太可笑太荒诞,完全不在喻文州的所料之内。

于是他一直在回避,固执地告诉自己,黄少天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他自然是喜欢的。

终于,手机进水,如果处理不当,这部手机就会报废。而导航软件的人物设定是随机提供的,也许换一个手机,就不再是黄少天了。

所以喻文州才会这么紧张。这个一直存在的,无法遏制的,甚至在过去的点点滴滴中积累起来的对黄少天的感情,终于显现了出来。

他喜欢她。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

软件开发者喜欢上了自己的软件作品。







还是那句话,开学快乐..(。•ˇ‸ˇ•。) …

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大概就是新学期书包之重。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