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喻黄】手机导航 1




喻黄架空中篇(大概?)
BE慎入慎入慎入!!
上面一条看清楚了!!是BE哦!!

都没问题的话↓↓↓↓






(一)


喻文州很小的时候就对手机充满了向往。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从小就冷静理智的喻文州也答不上个所以然来。

喻文州拿到自己第一部手机时——其实就是一台妈妈用过的小灵通而已——那时他只有十岁,还在上四年级。

家里人一直知道喻文州喜欢电子产品,加上喻文州的学校离家也有点远,喻母就同意喻文州如果期末考了年级第一,就送给他一部小灵通。

在那时候,十岁的孩子能有一部小灵通绝对是十分牛逼的事情了,喻文州身边的人自然都以为别看这书呆子整天不说话只会看书和微笑,原来人家家有钱啊!

喻文州才不管他们怎么说,拿到小灵通从来不用,每天晚上举着个小手电筒钻进被窝里研究,从此走上了高大上的电子领域之路。

成年的喻文州在一家国际公司技术部门有一个不错的职位,在技术人员里,他的学历也是相当辉煌的。频繁地跳级不说,他还靠着奖学金在各个电子科技发达的国家游学,家里对他这条电子路也十分支持,给他找了教授介绍了导师,直接铸就了喻文州光辉的学历。


从喻文州懂事开始,就没有发生过任何他无法应付的场面,换句话说,喻文州总是能把所有事情掌握在自己手里。所以,喻文州的脑子基本上就没有过当机的时候。

然而喻文州现在就愣在了车里,脑子完全转不过来,看着手里不断传出聒噪声音的手机,极其难得地没有反应过来。

手机倒也没什么异常,只运行了一个命名为“导航小样”的软件。这个软件是喻文州小组刚刚做出来的,连名还没有正式起,喻文州就先下载下来试用了。

这个导航软件和别的不一样,每一部手机上的导航声音都是有姓名和个性的,不过喻文州发誓自己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小导航会……这么有个性。

手机里还传来喋喋不休的念叨:“你好你叫什么来着?啊对,喻文州,你输入的信息是这个名字。你好你好你好我就是你的导航啦你可以叫我黄少天。你是不是很惊讶我还有这个人名呀?因为我们这个软件的设计就是这样的!是不是很棒啊!要不要回去给个好评啊亲!”

喻文州揉揉被吵的有些胀痛的太阳穴:“……你真的是导航?”明明更适合去说相声。

自称黄少天的声音有些炸毛:“你难道不相信我?你难道不知道你手机导入的是个导航软件?我脑子里可是存了好多地区的地图,你在……”黄少天停了停,“啊,你在G市!G市是个好城市啊!好吧,你现在要去哪?回家还是?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回家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这哪还有软件替主人决定去哪的啊?

黄少天却兀自亢奋,喊着:“喻文州!你快开车呀我给你导航呢!让你见识一下本导航的本领!”

喻文州无奈地把手机音量调的小一些,卡在驾驶台上:“好吧,你指路吧。”

黄少天继续咋咋呼呼:“不是吧喻文州!你连怎么回自己家都不知道了?”

喻文州:“……你不是导航么?我家在XX路XX小区。”

黄少天:“哦哦我看看啊……唔啊!XX小区啊!有钱人啊喻文州!”

喻文州没理他,自顾自把车开出了停车场:“开始导航吧。”



喻文州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倒不是因为路远或是堵车,完全是由于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回家的一路上都是小吃,就左一句右一句地念着网页上的小吃介绍,蹿腾着喻文州买点回家吃。

喻文州被吵的无法拒绝,在他的导航的指导下晕晕乎乎地提了一手塑料袋回家。

回到家,黄少天完全没给喻文州关闭软件的机会,指示着喻文州把小吃都尝了一遍,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描述着味道给黄少天听。

黄少天问:“你觉得哪种好吃啊?”

喻文州想了想,说:“第一种吧,味道淡淡的。”

黄少天模仿一个打响指的声音:“Bingo!我就猜到你喜欢吃淡的!你看你长得帅还一副禁欲的样子,整天挂着微笑——你是天天笑着吧——虽然这样但是你还给人一种生疏的感觉。这样的人肯定都喜欢吃淡味的东西!”

喻文州听黄少天啰里吧嗦地分析好久,意外地不觉得烦,认真地听完后,才问:“你怎么看见我的?”

黄少天:“喂喂,重点错了吧!我当然从镜头看你啦!”

喻文州好笑地捂住手机前镜头:“我要换衣服了,就别看了。”

黄少天闷闷地叫到:“我们都是男生!喻文州!你不要欺负我没有手啊!”

喻文州没理采他,走进卧室把手机扔到软绵绵的被子上。黄少天只好噤了声。

喻文州在浴室洗澡,耳边还一遍遍回荡着黄少天活泼的叫声。没想到自己拿到的这个导航,这么有……呃……活力。

喻文州换完衣服就要开始进行每日的晚间阅读。阅读时间怎么能有一个话痨先生在旁边胡扯呢?喻文州毫不留情地把导航关掉,黄少天意外地没出声音。

喻文州的夜生活在别人看来完全是无趣的生活——看书,周末会看看电影。不过喻文州对这样的生活乐在其中,看的书也从不挑剔,从网络小说到四大名著,从莎士比亚到唐家三少,喻文州都有涉猎。当然,别人对他如此广泛的阅读范围也觉得不可思议。

晚上十一点,是喻文州上床睡觉的时间。虽然不会卡死这个点,但喻文州的生物钟倒是很准,每到十一点左右他都会困得不行。

喻文州盖好被子,想了想,又摁亮手机打开导航,黄少天充满活力的声音几乎是一刹那就传了出来:“喻文州你刚才去干什么啦?我一个人超级无聊啊都没人陪我说话!”

喻文州笑着:“每天晚上,我都要看书,周末会看看电影。”

黄少天:“哇哦!你可以的喻文州!你都看点什么电影啊?《沉默的羔羊》看过没有?那个简直经典啊!”

喻文州:“看过书,我还买了一套。你怎么还看过电影?”

黄少天:“……在网上看到这部电影的介绍觉得不错……”

喻文州无奈:“睡觉了,晚安。”

手机上的呼吸灯红光突然一闪一闪的,黄少天的声音响起:“谁,谁要和一个大男人说晚安啦!”

喻文州看着闪的欢快的小红光,相当愉快地说:“少天害羞了?”

黄少天恼羞成怒:“喂喂!不要擅自就决定叫别人的名字啊!”

“……还有,你也晚安。”

喻文州“嗯”了一声就关掉软件,对着手机露出了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微笑。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