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伞修伞】多少雨,你才肯撑起雨伞(上)

【伞修伞】多少雨,你才肯撑起雨伞(上)

伞修伞古风架空
全文尽量两发完结,基本按原著剧情
灵感来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43916
BGM是《一句一伤》
————————————


“再见。”

叶修轻轻合上院门,抬起头深深看了地一眼叶家院门上挂的大大的“叶府”牌匾,随即毫不留恋地转身骑马离开。

次日,叶家大公子离家出走不知去向这一重磅消息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要说这叶家,在京城也是有名的大户人家。叶父是当今皇上手下的一位名将,带兵无数,在京城颇有势力。

谁都知道这叶家双子乃是同胞兄弟,长相又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除了自家人和熟人,别人到还真不能轻易认出他们。

叶家大公子叶修武艺与叶父同承一脉,无甚特点却拳拳到肉,又在叶父教导下战术素养也颇高。如今大公子出走,无疑使重点培养叶修并试图让他子承父业的叶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城郊,一条瘦高人影正逆着赶集的人流骑着马飞快地往城关处奔去。那人用黑纱布把自己的脸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双眼睛,十分警惕地打量着身边的人,在人流里穿梭急行。

叶修显然对自己出逃后引得满城风雨毫不知情,快马加鞭出城后,就往早就策划好的方向跑去。


过了约有大半天,叶修终于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位于京城郊的小镇。

叶修放慢速度,终于把自己脸上缠的黑布扯下来:“呼,终于逃出来了!”

他打量着这个不大的小镇,见到一家客栈,就跳下马,大大咧咧往凳子上一坐,问小二要了一壶茶,慢悠悠地看着往来宾客互相寒暄。

叶修看了一会儿,发现没人跟踪或过多注意他,终于放下心来,付了账后牵着马闲庭信步地溜达着。

看着天色愈来愈暗,叶修摸了摸腰上的不算鼓的钱袋,再想想近期客栈的要价,还是没勇气走进去。

算了,既然都出来了,再回去太丢脸了。叶修撇了撇嘴,把马拴到一棵大树下,解开小小的包袱,抖出一张毯子铺到身下,就开始闭目养神。

奈何叶修连养神都没能养上一会儿,就被豆大的雨点淋醒了。

叶修支起身子,难得地愣了愣,终于明白这是下雨且雨势甚至还有变大的趋势,一瞬间从地上弹起来,暗骂自己运气太差。

叶修把地上潮湿的毯子掂起来搭到头上挡着,试图钻到马肚子下避雨。他好不容易钻进去,却听到树上传来一声轻笑。

叶修听的清清楚楚,下意识就抬头往上看,“咚”地撞到马肚子上。树上那人笑的更大声了,身手敏捷地蹦下树,慢条斯理地撑死手中的白纸伞,出声问道:“喂,你打算在那下面躲一晚上吗?”说完想起叶修的狼狈,又笑了起来。

叶修年轻气盛的,遇到陌生人这么嘲讽他,这怎么能忍?他恼羞成怒地掀掉毯子,反身从马身上抽出自己的剑,没有去掉剑鞘,直接往那人身上捅去。

那人又轻笑一声,一个闪身,正好错开叶修的剑。叶修手腕一抖,剑就变了方向,狠狠地朝那人后背拍去。

那人一愣,没想到这个出门不带伞还往马肚子底下躲的人竟也是练过的,不由认真了几分,反手收了伞准确地格挡到身后,架住了叶修的剑。

叶修挑眉,没想到这招竟没中。要知道这一抖可不是乱抖的,对人的腕力和准确度都有极大的考验,这一招普通人是必定躲不掉的。叶修眯了眯眼,手下多了几分认真。

那人见叶修攻势凌厉了些许,便也不再单一招架,开始试探着攻击。

两人雨中过招,招招犀利却都被对方躲过。终于叶修抓住一个机会,剑尖一挑就向那人面门刺去。

那人躲闪不及,却似乎胸有成竹地撑开伞挡道面前。

叶修虽以为他这伞有什么玄机,剑势却依旧不停。

“刺啦”一声,白纸伞面挡不住沉重的剑鞘,破开一个大口,剑尖堪堪停在那人眼前。

那人愣了愣,突然笑出声:“啧,忘记这不是千机伞了。”

叶修缓缓收了剑:“鄙人叶修,请问公子姓名?”

那人收起纸伞:“我叫苏沐秋,我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子弟,不必称我公子。”苏沐秋理了理衣衫,打量着叶修,“你武功不错,衣着布料也不错,还带着包袱,你莫非是从家里出走?”

叶修有些尴尬地拨拨刘海,应了一声。

“你若是无处可去,不如跟我回家吧。”

叶修闻言抬头,看了看苏沐秋,确定他没有开玩笑后,愉快地点点头。

苏沐秋指指远处的屋子:“我家离得不远,就在那边。”随即看了看依旧下着大雨的天,无奈地抖了抖伞,“啧,这伞算是坏了。”

叶修怕苏沐秋不带他回去,赶紧赔罪:“我明日便还你一把。”

苏沐秋:“好,就等你这句话了!走吧,反正现在也湿透了。”

叶修:“……敢情你就为了坑我一把伞?”

苏沐秋:“诶,这你就不对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嘛!走走走,待会就要打雷了。我妹妹一个人在家,她怕打雷。”

叶修:“……啧。”没想到还是个好哥哥啊。



叶修虽是富贵子弟,却完全不在意衣食住所这种东西,很快就和苏家兄妹混熟,了解到苏沐秋和妹妹苏沐橙幼时失去双亲,被镇里人视为命克双亲,受尽同龄人欺辱。

也亏得苏沐秋从小就自学武艺且颇有天赋,后来在自学的基础上又进行一些修改,甚至将废旧物品改造成合适的武器,以此保护了妹妹并搬到离镇子较远的地方生活。

叶修对苏沐秋的经历啧啧称奇,苏沐秋对叶修的身手也颇有赞赏,两人时常凑在一块儿或过招或研究自制武器,亲密得不得了。

这天,苏沐秋从集市上带回一条消息。

近日江湖传言要重立荣耀联盟,邀请各路英雄豪杰前去报名。

这之前曾有一个荣耀联盟,联盟亦正亦邪,是一支游离于法律之外的组织,收取佣金负责铲除恶霸豪强和奸臣淫士,联盟每年都会出现各门各派,通过完成各项任务获得积分,若门派在排名榜上拔得头筹,不仅会有重金奖赏,还会被天下人称赞。

苏沐秋对此十分心动,表示这样可以让妹妹过得更好。叶修倒是无所谓,既然苏沐秋一心向往,便与他共同去临近的城里在嘉世报了名。

参加这样的组织,一件称手的武器自是少不了的。

苏沐秋和叶修专门跑到锻铁的地方,几近倾家荡产,把亲自设计的一柄战矛锻造成型,用的都是极好的材料。

叶修对这柄战矛爱不释手,苏沐橙是三人中唯一文化较高的人,给这矛杆漆黑,矛尖暗红的战矛取名为却邪。

苏沐秋的武器就相对简单了,用的是一把叶修从家偷偷带出来的西域手枪。

不过苏沐秋不习惯开枪时的巨大声响,便把手枪一通拆拆装装,在枪上甚至加了一个小小的简易瞄准镜,把自己身上带的传家宝——一块银锁化掉,对这把手枪进行了改造后,子弹就用铁弹子代替,开枪的声音小了不少。苏沐秋给这把枪命名为暗光。

苏沐秋把苏沐橙安置好后,就和叶修出发赶往嘉世的大本营。

第一次任务很快就到了。任务很简单,在村外阻止盗匪入村抢掠。

叶修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次任务。不是因为这是第一次,而是因为苏沐秋。

彼时叶修与苏沐秋在嘉世里因二位配合默契,两把武器更是令人啧啧称奇。

那场打斗,却邪在前冲杀,暗光在后侧应,几近横扫全场。战矛与枪的搭配,像一支利剑刺入敌方。

然而,就在打斗快要收尾时,一个身材矮小行动敏捷的盗贼举着匕首,狠狠刺入苏沐秋的后心。

叶修仿佛有所察觉,慌乱中扭头看身后的苏沐秋,胸口喷出一朵血花,身子软软地倒下。

苏沐秋……苏沐秋……

“苏沐秋!!”叶修瞬间红了眼,一矛穿过面前盗贼的胸口,不顾喷溅在身上的鲜血,狼狈地扑到苏沐秋面前。

苏沐秋半眯着眼,手里的枪颤抖着举起,“砰”,枪响,最后一个小贼举着来不及刺下的匕首,缓缓倒下。

“苏沐秋!”叶修没有回头,颤抖着支起苏沐秋的身子。那一身白衣衬的胸前汩汩流出的鲜血,鲜艳的红色刺痛叶修的眼睛。

“苏沐秋……你不能死啊……”叶修仿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苏沐秋紧紧抱在怀里,颤抖着声音在苏沐秋耳边说,“你死了……沐橙怎么办?我怎么办?”

苏沐秋无力地笑了笑,眨眨眼睛,狠狠地咬着下嘴唇。

叶修皱着眉,把苏沐秋下巴抬起来,撩拨开他的嘴唇,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你准备把这血吞下去吗?这可不像你啊苏沐秋。”叶修托着苏沐秋的身子,“我带你回京城,一定能治好你的。”

“……别。”苏沐秋努力趴到叶修肩头,气若游丝地轻声说,“我不去京城……你把我带回去,就葬在……你我初遇的那棵树下……”

“我会把你葬在那,但不是今天。”叶修一使劲抱起苏沐秋,大步流星的往自己的马走去,“现在我就给你送到医馆。”

苏沐秋靠在叶修胸口,听着叶修有力的心跳,扯了扯叶修胸前的衣襟:“我要死了,胸口穿透了……等我死了以后,你要……照顾好沐橙……”

叶修停下脚步,没有低头看苏沐秋,站在那儿沉默着。

“还有……叶修……我真的很……喜欢你……”苏沐秋覆上叶修的肩,颤抖着轻叹,“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叶修垂下眼,感到肩头一片濡湿。

怀里的人脸色愈发苍白,叶修把嘴凑到苏沐秋唇边,几乎是辗着他的唇,低低地说:“既然你喜欢我,就你更不能死了……”

苏沐秋用力扯出最后一个笑容,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叶修离开了,带着苏沐秋回到了他们的小屋子。苏沐橙抱着哥哥的尸体哭的撕心裂肺,叶修在一旁坐着,双手捂住脸,看不见他的表情。

叶修在镇子上买来一块上好的白石砖,苏沐橙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刻上“苏沐秋之墓”。

苏沐秋最终被葬在那棵苍老的大树下。下葬那天,叶修靠着墓碑坐了一晚上,狠狠地灌了自己一晚上酒。

身边是名响嘉世的两把武器,却邪和暗光。却邪以后再也没有暗光的掩护了。

他最后把暗光留给了苏沐橙。


那一年,叶修随嘉世征战四方,带领嘉世一步步走到了排名榜的顶尖。全国人都知道了,嘉世有一名年轻的将领叶修,手执却邪,战无不胜。

那一年,叶修被世人熟知,被誉为“斗神”。

没有人知道叶修为什么要在荣耀联盟里如此努力。凭他的实力,足以在朝廷上占有一席之地。

偶尔叶修满身鲜血回家,苏沐橙心疼得直哭,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拼。

叶修笑着,把苏沐橙抱在怀里,说,因为我承载了两个人的梦想啊。


而后的两年,叶修依旧站在荣耀联盟的顶端,斗神手执却邪的身影高高在上,被称为名副其实的“荣耀第一人”。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