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黎

这个人她懒死了。

【全职】[喻黄] 光阴的故事(75)

好心疼少天和峰哥QAQ

米洛:

每日美食播报:今日蓝雨食堂主推菜肴——花菇烩牛蹄筋


PS,今天有白切鸡哦~!


今日头条:悄悄是别离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蓝雨




75.


 


第八赛季开始之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夏季转会窗关闭,所有选手注册完毕。


动荡的夏休期结束,所有粉丝都松了一口气。这个夏休期重磅新闻一个接一个,搞得大家都要神经衰弱了,媒体朋友也是喜忧参半,尤其是对百花战队,感情上更是爱恨交加。


曾经的豪门战队,虽说没拿过冠军,但是成绩一直不错,三亚在手,也算是实绩。然而第七赛季末主力张佳乐突然黯然退役,将百花战队炸得面目全非。整个夏季转会窗,媒体都在关注百花的转会动作——走了这样的主心骨,百花不补强,难道要等着降级淘汰吗?


张佳乐的离开,不仅是走了一个主力这么简单,这代表了一直以来百花仰仗的繁花血景彻底分崩离析,成为历史。而百花的其他人,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担此大任,撑起这支战队,如果要是有,落花狼藉也不至于沉寂了两年,至今没有找到接替者。


为百花操心成了整个夏窗的主要话题,买人,得买,可是买谁?弹药专家,目前还算可以的就只有郑轩,可是郑轩明确表示了毫无兴趣;狂剑士,目前第一人是于锋,还是蓝雨的选手,百花虽然没接触,但是也能感受到蓝雨对于锋的重视——这是非卖品。


百花粉丝焦头烂额了一个夏天,蓝雨粉丝就心惊胆战了一个夏天,直到夏窗关闭才长出一口气。而且很让蓝雨粉丝高兴的是,蓝雨不仅没有卖人,这个赛季还有新的选手从训练营里脱颖而出——召唤师李远。


而在蓝雨继续不断地从自己家的训练营里挖掘新人、走向正向循环发展被更多人看好的同时,也有一些战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百花战队,夏窗只出不进,最终在赛季开始之前任命了新人邹远成为百花队长,接手百花缭乱,虽然有一个表现不错的新人唐昊出道,但是他的职业是流氓,和弹药专家、狂剑士都不搭边,对于百花来说,不和这两个职业相关,总觉得意义不大,毕竟家里屯着两个神级账号卡不用,感觉好像赔大发了。


另一边,传统强队嘉世,这个赛季也陷入了更加危机之中,这个危机来势之快、势头之猛,几乎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全联盟二十支战队,曾经的三连冠霸主嘉世排在第十九位,倒数第二位。


所有人都对嘉世这样的成绩议论纷纷,但是最关心这个的仍然是嘉世粉丝,越多越多的嘉世粉丝开始分析战队的形势,并且提出了自以为合理的解决方案,其中很多人都将矛头对准了他们的队长,叶秋。


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作为一队之长,当战队发展顺风顺水成绩高歌猛进的时候,队长与有荣焉,而当战队成绩下滑,队长则是首当其冲。


但是嘉世的粉丝似乎太过针对叶秋了,有组织的舆论造势几乎要将叶秋曾为嘉世做出的贡献全部抹杀——而偏偏叶秋又是一个根本不会出来为自己辩解的人,这使得嘉世粉丝要求叶秋离队或者放弃主力地位的舆论甚嚣尘上。


第八赛季冬季转会窗,嘉世没有针对舆论做出任何言辞上的回应,而是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第七赛季新人王,新一代天才选手孙翔,以700万身价创下转会最高纪录转会嘉世。


“这什么意思?”黄少天咬了一口手里的奶黄包,抖了抖手里的报纸,“唔,700万,很贵吼。”


早饭大家都不会缺席,不是大家勤快,而且蓝雨食堂实在很好吃,于是早晨一起吃饭顺便聊聊新闻,成为蓝雨的日课。


“字面意思。”喻文州说。


“那叶秋呢?”黄少天放下报纸,点了点报纸上对孙翔实力渲染的那一段文字,“是不错的选手,但是太年轻。这就急着要取代叶秋了?嘉世未免也太心急了一点吧?”


“嘉世的高层真是……”郑轩啧啧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迷了。”黄少天很感慨,“叶秋状态也不错,单人赛胜率可以的,团队赛的事情,又不是他一个人的锅。”


“谁让他不出来说话。”宋晓说,“只能背锅。”


“这口锅谁来背一下?”黄少天在那里学陶轩,“好,没有人举手,叶秋,归你了,你去背一下。”


大家哈哈大笑,觉得黄少天学得还真有点陶轩的意思。


“但是……嘉世应该也不会做得太过。”喻文州吃完了早饭,这才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现在嘉世这样样子,不是孙翔一个年轻人能救得回来的。”


“嗯?”于锋抬头。


“如果放弃叶秋,那么嘉世这个赛季一定救不回来了,被淘汰是早晚的事情,”喻文州说,“但是如果继续给叶秋机会,说不定还有救。现在就看陶轩怎么想。”


“现在怎么这么多转会的。”黄少天突然说。


喻文州笑了一下:“这是竞技联赛发展的必然趋势。”


荣耀联盟成立之初,转会行为很少发生,战队的组建往往都是网游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而随着专业程度和商业化的不断深入,电子竞技的转会流程、转会市场也随之日益成熟,这导致转会行为成为了战队补强的一个重要方法,显然要比从训练营里选择新人要容易得多。


虽然蓝雨没这个烦恼,蓝雨的训练营是整个联盟里最发达的。


“我哪儿也不想去。”黄少天说,“蓝雨就特别好。”


“我也是……”郑轩最有发言权,毕竟刚被百花挖过墙脚。他把半个流沙包塞进嘴里然后感慨了一下,“哎。”


“我也是我也是。”宋晓说。


“没人要买你!你不要自作多情!”黄少天卷起报纸敲打宋晓。


“也没人买你!你也自作多情。”宋晓反击。


“我没人买,那是因为买不起。”黄少天振振有词。


“也可能是吃太多养不起。”喻文州笑着说。


“喂!”黄少天跳起来,过来掐着喻文州的脖子摇晃,“你一天到晚给我拆台,我在蓝雨这点威严都让你给毁了!”


“天道好轮回!”宋晓站在一边鼓掌。


“嘉世买了孙翔……叶秋会怎么办?”于锋突然问,他大概刚刚有心事,现在才和大家的脑回路接轨。


“放开主力位置,打替补,”喻文州抓着黄少天的手腕让他消停一点,“要么退役。”


“退役?”黄少天皱眉,“不会吧?”


“不要忽略这个微小的可能性。”喻文州显得很严肃。


但这个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最终竟然还是实现了。


依然是没有等到本人出面,嘉世方面宣布,嘉世队长叶秋决定退役,现在一个人离开了曾经效力八年之久的队伍,去向不明。


没有一句告别,只有冷冰冰的新闻消息,甚至连一点小道消息足够给粉丝去臆想更美好结局的空间都没有,叶秋就这样退役了。


一部分人痛哭流涕,一部分人幸灾乐祸,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哪怕他的主队不是嘉世,对于叶秋的离开,仍然会感到伤感和惋惜。


每一个人都见识过一叶之秋和却邪的威力,每一个人都始终坚持认为荣耀之中最强者就是叶秋,在很多人的喜欢荣耀、追逐荣耀的岁月里,无论怎么绕,都绕不开这个名字。你痛恨他也好,尊敬他也好,他就在那里,始终站在嘉世的最前面,站在荣耀的最尖端。


而现在这面旗帜倒下。


叶秋走了,嘉世就有救了吗?


冰冷冷的事实告诉所有人:没有!


第八赛季常规赛结束,剧烈动荡的嘉世彻底沦为笑柄,孙翔就算拿了一叶之秋,也并没有逆天改命的能力。嘉世,这个曾经三连冠的荣耀霸主,竟然从联赛中出局了。


这不是愚人节的玩笑,而是活生生的事实。没有叶秋的嘉世,竟然连半个赛季都无法支撑,终于在最后一刻失去了挽回的机会,从高处狠狠摔落。


蓝雨正在专心备战季后赛,但是听到这样的消息,难免也要讨论一番。尤其是黄少天,私下里和叶秋联系过了几次,对嘉世没什么好印象。


“免费看了一场猴戏。”黄少天说话也不怎么客气,向来都是好恶分明,想让他虚与委蛇,实在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叶神是真要组队重来啊。”李远似乎对这件事情很好奇,“那都打挑战赛,岂不是还要在挑战赛遇到?”


“那也是一年后的事情。”喻文州说,“去年的这个时候,谁能想到嘉世会出局?”


“有道理。”黄少天随意地敲着键盘,“要我说,叶秋这个职业生涯也是够跌宕起伏了是吧,对比之下,显得我们都很平凡。”


“你想怎么跌宕?”宋晓皱眉,“你想降级你自己去。”


“我们跌宕过了好吧……”郑轩双手抱头靠在转椅上,“要我说,我们打比赛就挺跌宕起伏的,职业生涯还是不要跌宕了。”


“哈哈哈哈,那倒是。”黄少天笑,“其实最跌宕的还是队长在训练营。那时候,咳咳,真的是,不好说啊不好说……”


喻文州面带微笑地看着黄少天:“没什么不好说的,说来听听。”


“我不说了!”黄少天立刻端正坐好,“我什么都没说呀?你们都看我干嘛?我有这么帅吗?还看还看?宋晓说你呢,不务正业,整体想着八卦!训练!郑轩!坐直!努力!向着季后赛前进!于锋呢?于锋跑哪儿去了?一上午没看见他。”


副队长虚张声势狐假虎威,这在蓝雨是常事,大家笑笑也就过去了。喻文州看了看表,站起来:“我去经理那边开了个会,你们继续。”


“去吧去吧。”黄少天点头,“你去,我来管这边。咳咳,都好好训练啊,说你们呢,徐景熙瞪什么眼睛?李远,不要以为你年纪小我就不会说你……”


喻文州转身出门,黄少天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一下子与聒噪的主要来源隔绝,喻文州反倒有些不适应了。他自嘲地笑了笑,心里却觉得很舒服。


到经理办公室的时候,于锋也在,经理和于锋相对而坐,气氛有些凝重。其实喻文州差不多已经都知道了,但是看到于锋在,仍然觉得心里不那么舒服。


但是他绝对不会把这样的情绪体现在表情上。


“百花那边已经是第二轮报价了。”经理这时候显得严肃而专业,“我们和百花那边也进行了商榷,觉得600万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价格。”


孙翔是天价700万的转会费,于锋的价格能达到600万,已经是对他能力的一种肯定。


喻文州轻轻点头:“好。”


“转会流程这边,会在赛季结束转会窗开启后开始操作,”经理给喻文州倒了杯水,“现在主要是战队这边。”


“他们还都不知道。”喻文州笑了一下,看向于锋。于锋立刻手足无措了起来,最后也只是低下头,什么都没说。


“主要是黄少天。”经理有点无奈地说。


战队有义务将队员的变动告知所有人,但不是现在。经理忧愁的显然也不是黄少天会因为于锋的转会而军心动摇、对蓝雨失望,而是怕于锋的转会让黄少天觉得难以接受——从情感的角度。


“我来处理。”喻文州端起水杯抿了一口,“别把少天想的太不讲道理。”


“不是觉得他不讲理。”经理说,“而是他,对蓝雨来说至关重要。”


黄少天是蓝雨的主力王牌,他和喻文州是蓝雨的绝对核心,这种的核心队员情绪的变动,对战队来说都是很大的影响。


“少天也是一名普通队员。”喻文州说,“没什么不一样的。”


“行,那你和于锋聊聊。”经理站起来,“后续的很多事情,还得喻队帮忙从中处理。”


喻文州轻轻点头。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喻文州和于锋两个人。沉默了许久过后,喻文州先站起来,他把杯子放下,看了看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于锋。


“回去训练。”喻文州说。


于锋微微张了张嘴,他以为喻文州会问他为什么,蓝雨有什么不好。但是面前这个温和的队长什么都没问,只是仍然将他当做蓝雨的一员,让他回去训练。


在他们面前还有季后赛,还有更高的目标,就算这一切都不重要,那么最后一个所有人都在的夏天,也是那样弥足珍贵,每一分一秒都值得仔细品味。


于锋想用最大的努力去他在蓝雨的最后一个夏天做出贡献,他希望自己对战队有用,希望更多人的看到他的存在,而不仅仅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他希望去承担更多的责任,背负起更多的期待——但是他失败了。


在蓝雨的最后一场比赛,总决赛对阵轮回,他输给了周泽楷。


兵败如山倒,黄少天这个守擂大将甚至没有机会上场,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轮回获得了胜利,荣耀联赛的第五支冠军队产生,蓝雨的所有人却陷入一阵安静,连黄少天都一言不发。


失败总是让人难以接受,痛苦、自责乃至于悔恨,这种情绪在每个人心中升腾发酵,于锋觉得自己的痛苦是加倍的,他甚至不敢去看喻文州的目光。


但是当喻文州站在场下,仍然温和而冷静地看着每一个人的时候,于锋发现,他看向自己和看向别人根本没有区别——喻文州根本不会去将集体的失利归咎给蓝雨的某个人,他向来都是大包大揽,在媒体面前,好像蓝雨会出错的只有队长喻文州一个人,其他人都完美无瑕。


于锋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自己被这样庇护着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尽头。在蓝雨,每一个人都不必害怕被媒体诘难,因为在新闻发布会,错的只会是喻文州,只有回到队里做分析总结的时候,喻文州才会条分缕析的将问题说开,大家共同解决,共同进步。而很快,于锋也将会成为一队之长,他也要去面对这样的压力,就像今天喻文州这样,要为队伍的失利负责,无法推卸,无法逃避。


“那黄少是怎么想的?”记者刁难够了喻文州,将矛头指向了黄少天。


黄少天抱着肩膀坐在台上,缓缓抬起头,目光有些难得的尖锐。


“我什么都不想说。”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突然变得安静起来,所有人都没想到黄少天会给出这样的回答,闪光灯继续闪,记者却好像失语了一样,不知所措起来。


不知道该再问黄少天什么了,那就问喻文州?问题再度抛给这位看上去永远沉静淡定的蓝雨队长,没想到也遭到了拒绝。


他的拒绝没有黄少天那样生硬,但是同样让人无法再问出口。


喻文州摇了摇手,微微一笑:“少天都什么也不想说了,我们还能想说什么吗?”


记者彻底安静下来,新闻官宣布发布会结束,蓝雨队员依次起身离开,于锋走在最后,他甚至还回头看了一眼发布会熟悉的桌台,心情很复杂。


季后赛已经彻底结束了,转会流程开始操作,很快他就要前往百花,彻底离开蓝雨。


蓝雨是美好的,在于锋的职业生涯里,最美好轻松的一段日子就是在蓝雨。从出道到离开,整整三年时间,这支战队似乎有着很奇怪的魔力,能让人无时无刻不感到轻松和舒服。


有些话他不想说出口,总觉得很难面对,但是当真的说出口的时候,发觉好像也没有那么困难。


休息室里,于锋终于还是向所有人坦白了他要离开的事实。


“对不起,没有办法再和大家一起走下去了……”于锋表情坚毅,语气却略微有些颤抖,只是他隐藏得很好,“我想试一试,凭我自己手中的重剑,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只有喻文州很冷静,他看向于锋的时候,并没有任何责怪、不理解的意味。但是很快,喻文州的目光就移开,然后落在了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一下场就觉得热了,刚刚拿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他刚扭开盖子,就听到了于锋这番话,现在瓶子上的冰水沿着他指缝间流下来,衬得他骨节青白,显然在努力压制自己的愤怒。


“百花?”黄少天抬头,目光冰冷得可怕。


所有人都没说话。


“可是这样的话,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


伴随着这句尖刻质问而来的,还有咣当一声巨响,黄少天反手将矿泉水瓶捏扁,用力砸在地面。


冰水四溅,在阳光下微微反射光芒。


“于锋!”黄少天的声音也一样冰冷,甚至有点绝情的味道,“我问你话呢!”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于锋却答非所问了。


他实在不知道要如何来回答黄少天。对他来说,他也有自己要去追求的东西,那些黄少天理解不了,因为他本来就拥有。


蓝雨很好,但是他仍然要选择离开,而这正是这个世界上凡此种种无可奈何中,最让人难过的一种。


“别……”喻文州拉住了黄少天,他知道黄少天冲动起来会怎么样,只好抓着黄少天的手腕让他冷静。


喻文州的手冰凉,握在黄少天灼热的皮肤上,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愤怒,那种愤怒让他无法控制的微微颤抖,连皮肤下的青筋都要暴起。


“你早就知道了是吧。”黄少天突然压低声音,转身看向喻文州。


他们四目相对,那一刻,喻文州突然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黄少天的眼神,他选择了移开目光。


“你们就一直拿我当傻子耍。”


黄少天说得很小声,但是声音如断木,沙哑里透着绝情。




TBC

评论

热度(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