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子

这个人她懒死了。

【叶张】找到你了 (6 end)







6
“你……怎么……?”张新杰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你就是……张新杰?”叶修站起身,看着眼前的人,脑子里的迷雾好像快要散去。

张新杰呆呆地看着男人,点点头。是了,叶修是忘记他了,可是……

“……你怎么会认出来我?”

当初张新杰为和叶修彻底了断,用带着海水气息的吻抹去了叶修的记忆,自己背负着深深地感情离开这里。

偶尔夜深梦醒,想到那人也许在世界的某个地方过着自己的生活,和他没有半点交集,即使明了这是自己的决定,也不由自主地心痛。

于是他便狠狠地告诉自己,叶修已经不记得你了,他离开你也会过得很好。

可就算这样,他也始终无法释怀,便决定离开海洋,只身去找叶修。


而现在,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就在他面前。留着和五年前一样的发型,穿着和五年前一样的衬衫,连漫不经心的姿势都和五年前一样。张新杰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不记得你。”叶修低声说,“五年间我经常来这里,每来一次,我都能隐约想起一些。但是在记忆里,我看不清你的样子……”

——只能看见你在前面奔跑,然后离开。

“我不记得你,但是这里记得。”叶修指指心脏,“所以,你这抹除记忆的玩意儿可以取消吗?怎么说也要让我想起来那时候的事吧?”

张新杰点点头,上前一步抱住叶修,一只手抚上男人的后脑,低声说:“可能有点疼,忍一忍。”

叶修任他抱着,点了点头。

一刹那,他的头仿佛要裂开。那些似曾相识,午夜梦回时看到的场景一幕幕地回放在他的眼前。

他向男孩打听张新杰,他在海岸边追他,他眼睁睁看着他踏入海水……

他不顾危险只为了见张新杰,他们在海底交换的腥咸的吻……

就像做了一场梦,梦里的一切那么真实,那么令人心痛。


等叶修清醒过来,他已经被张新杰扶着坐在石板上。

“张新杰。”叶修哑着嗓子开口。

“……”

“你就这么瞒了我五年?”

“……”果然是兴师问罪了。

“要是今天没碰见我你打算怎么办?”

“对不起……”

“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张新杰察觉到叶修的靠近,紧张地抬起头,正对上叶修满是笑意的眼神。

张新杰心一横,豁出去了。

他直起身子,嘴唇便贴上叶修的。叶修似是有些吃惊地瞪大眼,下一秒,张新杰就被推开。

“?”张新杰很是不解。

叶修抓住他的肩:“这次不会再抹除记忆了吧?”说完还暗示什么似的舔了舔唇。

张新杰哪里招架的住这些?耳根被叶修的话臊地通红,恼羞成怒地别开头:“你要是不想,那就算了!”

叶修闷闷地笑了两声,把张新杰的头扭过来,薄唇便堵住他的嘴。

一吻毕了,叶修仍不肯放开他,嘴唇微微分开,看着张新杰道:“我喜欢你。”

张新杰气还没喘匀,脸上带着红晕,听了这话便更害臊了,支支吾吾不开口。

叶修轻轻咬咬他的下嘴唇,语气里带着笑意:“你呢?”

“……我也是……唔!”

叶修又一次堵住了张新杰的话语。


月光下,两人的手紧紧牵住。


既然我找到了你,就不会再放开。




———————End————————



居然写完了……之前一度以为自己要坑x

【叶张】找到你了(5)


这么久没有更真实不好意思啦呜呜呜呜呜!
下一章应该就完结啦!





5

五年后



“叶修,不要在船舱里吸烟!!”小小的船舱里传出气急败坏的喊声,紧闭的屋门“砰”地被人从里面推开,男人叼着没点燃的烟被人推搡出来,面上却乐呵呵的,他扯扯身上松松垮垮的衬衣,闲闲地和身后人搭话:“老板娘啊,你能不能温柔点?”

叶修溜达两步到甲板上,被陈果狠狠敲了下后脑勺也不生气,懒懒的靠在甲板的栏杆上,兀自吞云吐雾。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叶修倚着栏杆眺望波光粼粼的海面,心里却莫名升起一丝惆怅。仿佛那海洋深不见底的地方藏着什么令他无法割舍的东西,正幽幽地闪着光。

叶修有些苦恼地挠挠头。从那天他在甲板上醒来,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一直存在,尤其是在海边的时候。

偏偏他又是船长,一年到头也总在海上漂着,这种感觉便越来越强烈。


这是叶修五年间第七次来这里,有时是跟着船队来,有时候是自己从附近的港口租条小船划过来。

那些时候他就什么也不做,只是懒洋洋地躺在船上随着海浪晃晃悠悠地睡一会儿。


叶修熟门熟路地从船停靠的港口绕到海边,正午的沙滩上只有烈日和海浪声,叶修低着头一副匆匆赶路的模样,钻进了岸边的树林。

叶修想起五年前他的船队在这片海域航行,那天是由船队里的新手掌舵,期间的一系列乌龙不必说,最后他们有惊无险地搁浅在岸上。

就是那一天,叶修挠了挠头。

那一天他好像救了一个人……?是谁来着?他颇有些苦恼。他可以确信这里一定是发生过什么,他才会对这里有如此执念,却始终记不起来。

天色渐渐暗了,叶修坐在一块石板上,没注意到旁边的一摞树枝。

叶修觉得头疼,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就像他总是向往这片海一样,没有理由。

再坐一会儿,我就回去。叶修这样想着。


今天是张新杰五年来第一次上岸。他用了五年的时间去做出这个决定——决定以后要留在岸上。说不清是为什么,也许只是因为那个人吧。

五年来,张新杰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没有人发现他的心里已经住进一个人类。

叶修。


张新杰回过神,继续弯腰拾捡树枝。人鱼怕冷,要赶在天黑之前赶回去生好火。他第二次上岸,早就有了经验,眼下他身上是一身干净整洁的衬衫长裤,是他的姐姐从内陆带给他的。

想到姐姐,张新杰又忍不住勾起嘴角。他的姐姐是他们家族里唯一一个在陆地上与人类结婚生子的人鱼。要不是有过这个成功事例,他的父母也不可能让他离开海洋。


太阳快要沉下去了,张新杰抱着怀里的树枝往回赶。

他抬起头,却看见那块石板上坐着一个人。那人看起来有点颓丧,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

“哗啦啦”,张新杰怀里的树枝掉了一地。

那人听到响动,扭过头来正好对上张新杰的目光。

叶修。张新杰嘴唇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

叶修望进那双黑色眼眸,心脏竟不住地揪痛起来。

来不及思考,他哑着嗓子,熟悉的三个字仿佛一直回绕在舌边此刻却脱口而出:

“张新杰?”

呜哇想揉少天!!!!少天生日快乐!!

17岁的天哥也被我爱着!!!!!

看到我男朋友亮晶晶的双眼了吗!!!!!!!!他怎么能这么好!!!!!!!!!!还有老叶和少天的对话!!双手接糖!!!!!!!

我叶!盛世美颜!!不接受反驳!!!

【叶张】找到你了(4)



4
张新杰回到深海里已有一周有余,除开他那个弟弟十分开心,抱着他又哭又笑外,其他人也并没有表示出特别激动。

“张新杰那么乖的孩子,怎会出意外呢?我对他可是相当放心的啊。”张新杰的父母笑眯眯地望着两月不见的儿子,乐呵呵的。

不,还真是出意外了。张新杰难得地默默腹诽,眼前忽的又划过叶修最后一晚那惊慌的眼神。

他说:“张新杰。”那语气哀伤又深情,深情又绝望。

短短的一面之缘,他爱上了他。张新杰发誓,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件彻头彻尾的、荒唐的意外。



午后,阳光明媚,叶修躺在甲板上晒太阳,身边放着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潜水服。

这两个月来,叶修的船队一直没有离开这片海域。叶修承认他对张新杰的感情,却再也没有见过那条人鱼。

叶修叹了口气,旁边坐着的苏沐橙笑眯眯地把潜水服递过来:“喂,你确定能找得到你的美人鱼?”

“不要小瞧哥。”叶修相当有把握地轻笑一声,“他一定会来的。”

叶修很利落地套上潜水服,做着热身。苏沐橙又把脚蹼递给他:“带上这个吧?安全些。”

叶修挑挑眉毛笑了:“不需要,如果鱼夹夹住后二十分钟内没动静,你就叫包子下来捞我。”


说罢,叶修一个轻跃钻入水中,溅起一朵小小的浪花。

他越潜越深,顺着细细的绳子一路下潜到几十米深的水下。细线的尽头是一副被叶修改过的鱼夹,原本尖利的钩子裹上了柔软的海绵。

叶修这几天在这里停留,也不是完全没有事干——他几乎天天都潜入深海,只为寻找张新杰的踪迹。

他不会走的——叶修一直这么告诉自己。


多日找寻无果,叶修便动手做了那副鱼夹,自虐般地想着:张新杰总不会放任他在深海遇险吧?

他是在赌,赌张新杰对他的感情,赌自己的运气。

那副鱼夹静静地悬在细线的末尾,幽幽地闪着银光。叶修抬头看看头顶,阳光被海水折射,向更加幽深的海底投去破碎的光斑。


叶修深吸一口气,将手探向鱼夹——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不颤抖——修长的十指掰开那副鱼夹的利齿,慢慢将自己裸露的右脚卡进去。

“啪”,利齿牢牢地扣住叶修的脚,即使包上了海绵,那力道仍是让他浑身一抖。


叶修感觉到钝痛,大脑也因缺氧而迟钝。他有些冷,忍不住小心翼翼地蜷起来,努力支撑着沉重的眼皮。

忽的,眼前的一片漆黑却被谁搅散,叶修恍惚间看见一尾人鱼焦急地向他游过来,海水裹挟着他的声音:“叶修,你没事吧?”

叶修放了心,牵动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张新杰。”

破开黑暗的那束光离他越来越近,叶修便张开他的双臂,闭上了眼。


张新杰便顺从地抱上他,小声地喃喃地叫着:“叶修,叶修,你没事吧?”


他不知道叶修是睡了还是晕过去了,他一手环着人,另一手探过去掰开那副鱼夹。

张新杰明白了。叶修为了见他,居然,居然冒着这么大风险?心狠狠地被揪痛,翻来覆去地搅动着,张新杰看着怀里人苍白的脸色和紧咬着的薄唇。

真是输给你了。


叶修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只有一瞬间,又好像过了几个小时——直到那柔软温热的双唇贴上来,他才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那是张新杰的双唇。

他只是安静地贴着叶修的嘴唇,两个人离得那么近,叶修连张新杰的眼睫都看得清清楚楚,它们轻轻颤抖着,阳光为它们镀上淡淡的金色。

张新杰对上叶修的目光,那眼神里充满着惊喜与迷恋。他仿佛是下定了决心,闭上双眼,将叶修抱得更紧。

于是叶修便托住他的头,探出舌头,渐渐加深这个吻。他专注地看着张新杰,一遍又一遍地描绘着张新杰的唇形,嘴里低低地传出几声气音:“张新杰,我爱你。”

张新杰的睫毛更加剧烈地颤抖着,睁开眼睛望着叶修,几乎低不可闻地道:“叶修……对不起。”



叶修再次醒来已经是在船上了。他睁开眼睛,耀眼的阳光刺痛他的双眼。他忍不住眯起眼睛缓了缓,脑子里一团乱。

“怎么样啊?”苏沐橙见人醒了,凑过来问。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叶修支起身子,脚背上传了隐隐的痛感,“我刚才磕到脚了?”

苏沐橙笑不出来了:“你不记得了?你还记得你要去找张新杰吗?那条美人鱼?”


“张新杰……”叶修又躺会甲板上,喃喃地念着张新杰的名字,脑子里依旧混乱,好像做了一场梦,梦里的一切都模模糊糊。


“张新杰……是谁?”叶修低低地问着,茫然的眼睛里却忽的溢出了泪水。





————————————————

下一更完结,相信我【下一更遥遥无期x

【叶张】找到你了(3)





3
张新杰四处张望着来到一艘船边,上面挂着火红的旗帜。那是兴欣的船。

说实话,张新杰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海盗聚集的地方。这对他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他想再见一面那个人。只要偷偷地看他一眼就好。

张新杰这样告诉自己。


叶修从小楼里出来,几乎没有犹豫就向张新杰离开的方向跑去。仿佛有心灵感应,他确信张新杰一定会在那里。

海岸线上又留下一串脚印,和被冲刷掉的张新杰之前留下的脚印重合在一起。


两个月前留下的木炭还留在原地,张新杰走之前给叶修叠好的衬衣上落下了沙尘,叶修并没有把它拿走。

也许叶修根本就没再回来。张新杰沮丧地想,那天叶修也反复嘱咐过张新杰不要乱跑,一定要等他,为什么呢?还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好像他下一秒就会跑走一样——虽然他确实是跑走了。

张新杰似有似无地向远处停靠在岸边的海盗船看去——他这两个月来,偶尔会过来偷偷地看看叶修,就只是远远地瞥一眼。

他知道叶修不能喝酒,知道他喜欢吸烟,知道他的卧舱在二层的最后一间屋子——那间屋子现在黑着——叶修不在屋里。

张新杰感到有点冷了,可明明夏夜的风那么轻柔。

他了解叶修那么多,可叶修还记得他吗?


叶修,你快来吧。


叶修被耳边的声音吓了一跳。那声好似叹息的期盼,好像是被夜风吹过来,一瞬后只留下淡淡的尾音。

但是他确信,那是张新杰。


叶修不禁想起这两个月来无数次的叹息随风飘来——那也许都不是幻听,是张新杰在呼唤他吧。

可惜,他那时从没意识到过。

他有时和船员们了聚会时会察觉到有人在注视他,但那个人总是离他不远不近,安静地看着他,没什么威胁,有时甚至一整晚都在跟着他,那目光柔软又哀伤。


叶修依旧不停地奔跑着,他已经看见那个人的身影了。


张新杰看着渐渐跑近的叶修,目光终于含了一丝讶异。看着气喘吁吁的男人,他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啊,怪不得他不在屋里。

叶修看见张新杰好像是低下头笑了笑。

他离他还有五十米。他离海只有一步之遥。


“叶修——”海风吹来,张新杰开口。

“张新杰!”叶修尽全力奔跑,忍不住喊道。

“——再见。”


张新杰迈出了那一步,光滑的鱼尾替代了修长的双腿,那双好看的眸子却一直望着叶修。


叶修动作僵住了,声音都忍不住放的轻柔:“张新杰,张新杰,你不能——”

不能……不能让我知道了你的心意后又独自离开啊!

心脏被谁狠狠地攥住——叶修和张新杰对视着——噗通,噗通。

“再见。”

张新杰还是头也不回地扎进了海浪里。



“张新杰——我会再找到你的——”


【喻文州个人向】蔚蓝


送给喻队的贺文w
训练营部分有捏造,不要较真w

喻文州个人向,喻黄友情向,无cp



——————————————————



喻文州像一片大海,微笑着包容。


他上学时学习不错,人缘也很好。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认不认同,他也总是笑着。

喻父是一个很古板的人,可他对自家宝贝儿子也是非常满意。这样的喻文州简直就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就像拍在岸边的晶莹浪花,被人赞美。


喻文州从小就是一个有主见的人,从明天穿什么到周末怎么安排课余时间都有一小计划,每一步要怎么走,都在他的把握之中。


于是,那个夏末,喻文州从八人一间的学校宿舍搬到了两人一间的蓝雨青训营。


平时一起打游戏的同学说:“你要做职业选手吗?那可不容易,你看看叶秋……”

游戏里的朋友开玩笑说:“那你可要练练手速,不然……”

喻文州一一微笑着点头。


喻父看着面前早已高出他许多的儿子,喻文州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说“明天中午吃白切鸡”一样平常——即使他知道,能不能成为职业选手还不一定——喻父了解儿子,知道一旦是他自己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

喻父抬头看着喻文州深深的双眸,那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涌动,反射出不一样的光芒。

“这是你自己选的路,你有把握吗?”

“我没把握。”喻文州抬头,像是有些不安,深如海洋的双眼却闪烁着波光,他深吸一口气,“我这一辈子,可能就只做这么一件没把握的事……但如果,如果这件事是去打荣耀,去做职业选手,我……”

“我不懂你们年轻人的那一套,如果你没能成为职业选手,就回来老老实实读书。”喻父打断喻文州的话,道。

父子俩隔着矮矮的茶几对视,好像隔了一了二十几年的时光。

喻文州垂下眼睑,遮住眼里的神色。他听起来好像是轻轻笑了一声,然后说:

“是,我会成为职业选手。”


小船从港口起航,绕过礁石,缓缓驶向了那片真正属于海洋的蔚蓝,属于喻文州的蔚蓝。



喻文州承认,那句话,其实只是脑子一热更像是愿望一样的承诺。

喻文州知道成为职业选手不容易,青训营里的少年,哪个没有点技术?他想起来入营那天,他攥着自己的术士账号卡来参加考核,副队长方世镜笑眯眯地说:“喻文州,是吧?啊,职业是术士啊——这一批里只有你一个人是术士。”

喻文州的战术满分,却输在了手速——他知道自己手速不能算快,在普通玩家里也只是中等偏上,但是再加上他出色的意识和预判,应付他们也是绰绰有余。

果然这是青训营,这里的人,说不定哪一天就出道、成为职业选手了。



周末训练营休息,只有几个人还留在这儿。

喻文州又做完一组手速训练,看着屏幕上的分数,比刚入营时提高了些,却依旧不尽人意。

喻文州想起每次考核,每次考核,他永远都被手速拖了后腿,擦着及格线“低空飞过”,每次都正好留下来。同一批的少年们给他起了个不怎么好听的外号,叫他“吊车尾的”,喻文州也懒得反驳。

反正他们说的也是事实啊。


他的柜子里锁着几张整整齐齐的成绩单,无一例外地都是最后一名,而第一名永远是黄少天——那个职业是剑客的……话痨少年。喻文州有时候会想,如果可以把那个叫黄少天的人PK时用来打字的多余手速分给他,那他说不定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喻文州靠在椅背上给自己做手操,然后又打开前几天新建的文件夹,里面是一些杂七杂八的资料,他点开那个名为“术士”的文件夹,里面只有一个文本,是他最近针对魏琛的账号卡索克萨尔的银武——灭神的诅咒做的一些分析。

最近魏琛的状态有一些幅度不大却令人担忧的下滑,喻文州敏锐地注意到,心里不禁涌起了一点想法:魏前辈的职业是术士,魏前辈的状态在下滑,魏前辈......魏前辈如果退役了,而自己又是训练营里唯一的术士,也许,也许他就有机会碰一下那张索克萨尔的账号卡了。


喻文州摇摇头,有些自嘲地笑了。魏琛对他的态度并不好,他差不多可以猜出来是为什么,毕竟谁看到一个同职业的年轻人跟自己在同一个战队都不会好受。那一瞬间喻文州为自己感到羞愧,他居然在希望前辈退役,好让自己接替他吗?他有些不能忍受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荣耀职业联赛的第二赛季,百花战队在两个核心——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带领下,一路杀进季后赛。蓝雨同样也又一次挺进季后赛。

季后赛第一场,蓝雨对百花。

场上孤立无援的索克萨尔,最终是在百花缭乱的光影掩护中被落花狼藉近了身。

胜负已分。



蓝雨对百花的比赛输了。喻文州躺在床上想着,如果场上是自己……

如果是自己。

喻文州叹了口气,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再爬起来准备出去。室友被他惊醒:“喂,大半夜的,你去哪儿?”

“训练室。”



喻文州一个人坐到电脑前,脸上没什么表情,不想再看荣耀,于是干脆登陆了QQ。初中时的好友有的还在熬夜写作业,也有老早就睡觉等着第二天去学校补的,反正都沉醉在学习中。

有个学习不错的好哥们发了动态,叫苦连天地埋怨老师不近人情,喻文州笑着随手点赞。

结果立马收到那哥们私信一条:“在训练营怎么样?”

喻文州勾起嘴角笑了笑,犹豫了一下,动动手指回了个“挺好的”,有些敷衍。


其实一点都不好。很累。特别累。喻文州想,如果自己还留在学校,说不定也正在挤挤挨挨的宿舍里,热得满头大汗地边写着作业边和室友一起给老师起外号。


是了,如果不是荣耀,他也是平凡无奇的一名学生而已。

但是……想要放弃吗?好像也没有那种想法。喻文州难得沮丧地趴在桌子上,如果说刚来时只是心里没底,现在在训练营里呆了这么久,见了这么多天才少年,他才是真的没有把握了。

虽然运气很好,一直都能留下来,可是要想当职业选手,光靠运气肯定是不行的啊。



那天魏琛突然来到训练营,要给少年们打指导赛。

黄少天拉着魏琛一连PK了三场还不过瘾,每次都差一点取得胜利。黄少天不肯服输,非要再来几场。魏琛看着黄少天,目光有些复杂。

喻文州照例排在最后一个,不争不抢,心里默默紧张。他敏锐地意识到,这也许是一个机会,是一个转机,是一个让魏琛真正能够注意到他的机会。

最后,喻文州站到魏琛对面,对上他复杂的目光。

“请前辈多指教。”



喻文州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悄悄松了一口气。他做到了,连黄少天都没能做到的事,他做到了。

喻文州用完美的节奏和精准的掌控掩盖了他迟钝的手速,一旦打乱了魏琛的节奏,技能就接连不断地使出,CD表井然有序,就这样一轮又一轮,他打败了魏琛三次。

从来没有被人正视过的喻文州,终于露出了他的锋芒。


那片蔚蓝的大海,突然涌起了汹涌的波涛,海风呼啸,露出它真正的模样。



荣耀职业联赛的第四赛季,蓝雨进入了双核时代。

夜雨声烦与索克萨尔,剑与诅咒。
喻文州和黄少天,蓝雨的基石和利剑。

第六赛季,蓝雨问鼎冠军。

喻文州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他依旧是硬伤的手速和对全局的精确把控,被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


那片蔚蓝的大海,反射着耀眼的光芒,一望无际。


多年后,喻文州早已退役。采访时被人问及当初休学来打荣耀后不后悔,喻文州笑了。

他的笑容很温暖,语气也放的温柔:“当时我心里没有一点把握,只是想如果我一生就只做这么一件没有把握的事,但如果这件事是去打荣耀,去当职业选手的话,我不后悔。”


是的,从来没后悔过。





End

送给全世界最好的喻队w

2.10生日快乐ww